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心永恒博客乐园 平阴玫瑰甲天下

平阴玫瑰 中国玫瑰之乡 紫枝玫瑰 丰花玫瑰 玫瑰苗木 玫瑰文化创意项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稳健 扎实 务实 创新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。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,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道之一字,通天彻地,惊鬼骇神。得之者,骨可换,寿可永,病可却,体可健。失之者,如朝开暮落之花,晨生夕死之草。是以古之明哲,孜孜以行善,殷殷以求道。富贵视若浮云,功名看成梦幻。道成德备,虽贫犹乐。生于天地之间,必也行同天地。处乎风尘之间,必也超出风尘! 没有女人不爱玫瑰,你我因玫瑰结缘 玫瑰缘 欢迎全国各地的朋友来与玫瑰结缘,你我能在网上相识皆因“玫瑰”。生在玫城(玫乡),长在玫城(玫乡),心系玫城(玫乡)发展

网易考拉推荐

在展览馆里寻找乡村“迹忆”记住乡愁  

2014-09-12 19:38:41|  分类: 乡村旅游 休闲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记住乡愁
在展览馆里寻找乡村“迹忆”记住乡愁 - 平阴玫瑰甲天下 - 我心永恒博客乐园 平阴玫瑰甲天下

  

在展览馆里寻找乡村“迹忆”记住乡愁 - 平阴玫瑰甲天下 - 我心永恒博客乐园 平阴玫瑰甲天下市民在群众艺术馆观看“记得住乡愁”展览 记者张刚 摄□本报记者 江丹
  随着中国城镇化的建设发展,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村庄和土地,摆脱农耕生产,寻找另外的生存方式。曾经熟悉的农具,也渐渐被人们遗忘,直到它们以艺术品的名义被重新摆到整洁明亮的展览馆里。其实,被埋藏心底的那股乡愁,一直没有抹掉。农具承载着很多人的乡愁 记者张刚 摄
□本报记者 江丹
  近日,一场主题为“记得住乡愁”的乡村迹忆文化展正在济南市群众艺术馆举行。播种麦谷的耧、推平田垄的顺子、存放粮食的柳筐、缠着棉线的织布机……这些曾经在农村日常生产生活中常见的工具,如今被展览,被收藏,承载着几代人抹不开的乡愁。
太姥姥和织布机
  26岁的徐洁是济南市群众艺术馆的一名工作人员,参与了这场乡村迹忆文化展的布展工作。当小推车、柳条筐、木叉等展品运到展馆时,徐洁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架还缠着棉线的织布机。“这个我认识,我认识。”徐洁下意识地指着那架织布机,对周围的同事说。
  在徐洁的记忆里,织布机总是与太姥姥联系在一起。太姥姥生活在菏泽的一个村庄里,小脚,平时的家务活就是一圈又一圈地纺线织布。从织布机上卸下来的布匹都是老粗布,硬邦邦的,颜色也很单一。当时还小的徐洁不喜欢这样的粗布,她羡慕小朋友们从集市上买来的花布衣裳。“硬给穿也不穿。”徐洁回忆。那时候,她还不知道,太姥姥织出来的老粗布,虽然不及机器工业生产出来的布匹细密柔软,花色丰富,却带着一种独属于手工的温度和精致。
  看着太姥姥纺线织布,一圈一圈,一格一格,悠然自得,貌似很有韵味。徐洁也想学,真正上手才知道,没那么简单,她拿捏不好力道,那些棉线总是断掉。但就是那些细柔的棉线,在太姥姥的手里,变成一条可做新衣、做被单的布匹。
  因为展馆里的那架织布机,徐洁试图在记忆里寻找太姥姥和她的织布机。她发现,当太姥姥去世后,那架织布机也不知道被遗忘在何处。在这之前,她从未注意过太姥姥留下来的那架织布机,可能是拆了,也可能是送人,“没了,也不知去向。”
  负责这次展览的工作人员韩耀凌,试图在展品中寻找童年时候见过的虎头鞋和虎头帽。小时候,看到街上的小孩穿着开裆裤,脚底包着虎头鞋,头上戴着虎头帽,“好看”。她也想要一套,但是家长告诉她,已经长大了,不能穿戴那些了。这是韩耀凌心中的一个遗憾。后来,她也曾打听谁家会做那样的虎头鞋帽,无果而终。它们曾经是农村很多妇女都会做的日常用品,但等二三十年后,韩耀凌再有机会见到它们时,它们却成了陈列在展览馆里的珍贵艺术品。
带着乡愁回都市
  栗兆军是这次展览的一名保安,坐在展馆门口的凳子上,看着三三两两的人进进出出。他说,在看展的人群中,有不少是当年上山下乡的知青。这些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少年、青年,响应号召,到农村的广阔天地去,见识另一种生产和生活方式。那段经历,为他们大半辈子的都市生活添上一段悲喜交加的乡愁。
  栗兆军看到那些知青站在展厅里的农具面前,讲自己在农村劳动的经历和感想。其中一位知青回忆,当时班里有位不愿意下乡的同学说,“我才不到农村去,那么苦,揍死也不去”。结果,这句话被其他同学通风报信,当天晚上,一帮人敲锣打鼓来到那位同学家门前,砸开门,把他从床上揪下来,硬是给他戴上大红花,然后用祝贺的口气通知他,“你被批准下乡了”。还有的知青则因为被分到一个盛产大米的村庄而庆幸,吃的有保障。如今回想起来,对当年的很多年轻人来说,上山下乡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,甚至连选择都不是。
  栗兆军对当年的知青,更多的是钦佩。他所在的生产队曾经有从当时山东医科大学来的知识青年,住在他的一位远房亲戚家里。那位亲戚家里有个女儿,从小腿脚有毛病,不分春夏秋冬,只能穿着铁鞋,行动不便。那位学医的知青便利用闲暇时间,为其针灸,最后帮她把腿治好了。亲戚一家对那位知青非常感激,直到其回城后,两家还互相走动,几十年过去了,一直有所交往。
  65岁的市民张万康就是当时上千万知识青年中的一员。因为家庭出身不好,部队、剧团都没有去成,家里经济实在困难,为谋生计,17岁的张万康不得不下乡。当时,张万康想着,下乡不仅能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,到时候还能给家里寄点粮食。他下乡的地方是位于日照的一个山沟里,“很穷,干一天才两毛一分钱”。他在那里待了三年,学会了驾牛耕田,还学会了推(、摊煎饼。“整个小组10个人,就我推(不晕,有意思。推(的时候得往(眼里添粮食,有好多人转着走手哆嗦,找不着(眼。”张万康回忆。
  张万康到了农村后,一下子豁然开朗,“那时候我就想,咱们的地面上还有这么好的解放区”。他到了农村,那些贫下中农对他们知青一视同仁,从来不提出身问题,谁干的农活好谁就是好农民。张万康很感动,虽然苦,但是干得带劲。每天早晨不出太阳就下地,太阳一竿子高的时候回去吃早饭。农忙的时候,晚上还会再去场院里扒棒子,摔麦子。3年后,满手除了手心,其他地方全是茧子。在那之前,张万康一直生活在城市里,在学校里也就是跑跑步,打打篮球,玩玩单杠、双杠就觉得了不起,但到了农村一看,“那个活儿比这个不知道要累多少倍了”。



消逝的村庄
在展览馆里寻找乡村“迹忆”记住乡愁 - 平阴玫瑰甲天下 - 我心永恒博客乐园 平阴玫瑰甲天下
在展览馆里寻找乡村“迹忆”记住乡愁 - 平阴玫瑰甲天下 - 我心永恒博客乐园 平阴玫瑰甲天下
  

农具收藏者刘玉柱展示自己收藏的民俗物品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张刚 摄刘玉柱展示收藏的一块响石
□记者 江丹
  保安栗兆军的村庄就在济南市群众艺术馆附近,在那里,乡村的味道已经越来越淡,城镇的样貌则越来越清晰。他跟村里的很多人一样,离开了土地,过上另一种生活。
告别农耕时代
  栗兆军近期的工作,就是和同事负责“记得住乡愁”的乡村迹忆文化展的安保工作。轮到他值班的时候,他就坐在门口的凳子上,偶尔也会起身,转着看看那些展品。通过观察那些来看展的人群,这位保安注意到,乡愁埋在那些上了年纪且有过乡村生活的人中,年轻人的乡愁太淡了,或者压根就没有。
  在那些展品中,徐洁熟悉织布机,因为上面承载着她对太姥姥的记忆。但是在墙边立着的木质农具,徐洁并不认识。栗兆军认识他们,他离开凳子,站到那些农具前面,一一为年轻人介绍,“这是把沟推平的顺子,这是播种的耧,这是木锨……”栗兆军对这些农具太熟悉了,在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里,正是它们帮助他播种,收获,于土地中谋得生计。在介绍那架耧时,栗兆军忍不住还摆了摆架势,种豆子、玉米、小麦都得靠它,前边一个人拉着出力,后边一个人握着掌控方向。“麦种黄泉,谷露天。”小麦要种得深,谷子种得浅,因此在使用耧时要掌握好力道,让种子落在合适的位置。
  大概是在20年前,栗兆军开始觉察到,他的村庄或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那时,一条公路从村庄附近经过,村里就在公路边上盖起了房子,卖给村民。当地的其他人或者外来的人再从村民手里租下这些房子做点小生意,譬如开个饭馆、小商店,或者经营一家五金店。村民在依靠土地的庄稼之外,有了一份额外的租金收入。
  第一拨房子盖好没多久,就因为交通的发展而拆掉了。这些房子依靠公路修建而盖,又因为公路修建而拆。等新的公路修成之后,村民继续做起了盖房、租房的生意。有一阵子,公路边的房子是村民聊天必谈的话题,就像是讨论地里的庄稼一样。栗兆军的母亲和婶子就曾说,指望着公路边的房子养老,做一份长远打算。当时才20多岁的栗兆军则告诉她们,不要拿着那些房子跟多值钱一样,说不定哪天就又因为修路或者其他建设而被拆了。栗兆军预测,再过几年,公路两旁将建起成片的商品房。但在当时,村民说那是幻想。
  那不是幻想。这些年的开发和建设,将栗兆军的村庄纳入了城市的范畴,尤其是现代化交通站点和文化场馆的建设,彻底改变了济南西部一带的样貌。栗兆军和其他村民一样,在获得相应的补偿之后,离开了土地,寻找另外的生计。那些伴随了他们几十年甚至几辈子的农具,则在后来的拆建搬迁中不知去向,其实在更早几年,当播种机、收割机这些效率更高的农业机械驶进农田时,它们便渐渐地被村民们遗弃了。
向前走,回头看
  前一阵子,有几位在附近工地上的河南农民工过来看展。他们告诉栗兆军,那些摆在展览馆里的农具,在他们的老家,还继续使用着。这些农民工自己或许并没有意识到,他们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出来打工,农忙的时候请假回去播种、收获,从某种意义上讲,他们已经开始与土地分离。或许有一天,他们使用过的那些农耕时代的手工农具,也将会摆进整洁明亮的展览馆里,供人们怀念和学习。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城市范围的扩大,一些村庄里的人必然要改变原来的生产生活方式,告别一个时代。
  如今,栗兆军家里的生产和生活已经用不到那些农具,他们并没有注意过那些农具在什么时候消失,又被他们丢到了哪里。他和村庄里的其他人一样,搬进了后来新建的小区楼房里,过着另外一种跟农耕几乎没有什么关系的生活。
  比起曾经的田地、作物和农具,栗兆军更关心以后的生活。他发现,村里那些老人,并不适应这种脱离土地耕种的生活。他们丢下农具,却不知道重新捡起别的什么。如果还在村子里,他们也许还会继续下地劳动,但是现在住到楼房里的他们闲了下来。栗兆军经常碰到一些老人聚在小区的一个地方,或蹲着或站着,除了闲聊再也没有其他的活动。栗兆军问,能不能在小区建立老年活动室,让那些在田地里劳作了大半辈子的庄稼人,在改变生产方式之后有个更好的生活方式?
  在城镇化建设发展中,中国有很多村庄跟栗兆军的村庄一样,消逝,取而代之以新的面貌。村庄里的人对未来的生活怀有期待,跟着时代走,总能寻得一种更好的生计。他们并没有将过去的生活完全丢掉,总有一些有心人,正在尽力留存那些承载乡愁的符号。在这次展览的前言中,承办方特意感谢了一位叫刘玉柱的人。这位济南市高新区马头山村的农民提供了很多收藏的农具,在媒体的报道中,他四处搜寻,有一个收藏着4000多件“宝贝”的民俗博物馆,投入200余万元。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之所以做这些,“就为给年轻人留点儿乡村记忆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